<address id="hxp1v"></address>
              <address id="hxp1v"><listing id="hxp1v"></listing></address>

              “馬山模式”:大山里的校園“希望廚房”

              時間:2019-08-27 16:06:32 作者 :管理員
              與傳統的公益模式不同,九陽希望廚房項目要求受捐方——廣西南寧馬山縣的地方政府出資,為受捐學校建設半封閉的獨立廚房建筑,然后,由九陽希望廚房項目捐贈電力蒸飯車、商用豆漿機、冰柜等成套廚房設備;同時,中國數百名記者參與的免費午餐基金項目承諾,在中央政府每人每天3元的基礎上,再為馬山縣受捐項目的學生每人每天捐贈一元錢;此外還由受捐學校的學生家長通過義工形式,為學生提供備餐服務。
                經過一年多的努力,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和九陽股份有限公司發起的“九陽希望廚房”項目走出一條聯合政府、公益組織、企業、學生家長等共同參與其中的中國公益慈善事業發展新模式。
                這一模式被學者稱為“馬山模式”。
                營養失衡成新問題
              2011年10月26日,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在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時提出,從2011年秋季學期起,正式啟動實施農村義務教育學生營養改善計劃,試點的范圍包括680個縣(市),約2600萬在校生,其中特困地區學生每天補助3元,中央財政每年為此將撥出160億元。
                早于這一政策出臺前5年,有不少社會機構和志愿團體,著手研究青少年營養構成,2010年,他們在廣西南寧馬山縣展開一場“希望廚房”的援建活動,旨在探索一條在中央財政撥款基礎上,通過地方政府和社會團體共同搭建的學生營養保障體系。
                這一體系稱之為“馬山模式”,兩年之間,馬山模式初具規模,且困境與喜悅共存,挑戰與責任共生。
                “馬山模式”由來
                2月20日,周一,下午5時。下課電鈴一響,12歲的魏平珍慢慢地走過操場,來到宿舍樓二層最角落的房間。在兩排高低床中間,橫亙著一排規格統一的小木頭箱子,它們只夠放下40斤米,或者40斤黃豆。這是宿舍20多個成員的餐桌。
                魏平珍從學校的廚房取回四個鋁合金飯盒,分別打開放在木頭箱子上,其中有兩份米飯,一份是用水泡發的黃豆,另一個飯盒裝的是米湯,這是她為自己準備的午餐,學校只負責幫她們弄熟。她叫來在學校認的小妹,兩個孩子就并排跪在地上,魏平珍從塑料袋里拿出鹽和凝固的豬油,加到黃豆湯里。她說這樣吃起來會很香。
                魏平珍說,這是她當天的第二頓飯,沒有早餐。“學校里沒有水,妹妹經常口渴,所以就喝米湯。”魏平珍說。但她所謂的那個妹妹,甚至不知道魏平珍有多大年紀。
                這是廣西南寧北邊,馬山縣瑤族鄉龍那村龍那小學發生的一個場景,寄宿的130個孩子,每周一都會帶上幾斤大米,幾斤黃豆,這是未來5天,一共10頓飯的口糧。
                在這個距離北京大約2400公里的偏僻小學,只有8名教職工。在馬山縣,這樣的學校還有145所,而擁有食堂的學校只有37所。
                一切起源于2010年6月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秘書長涂猛和九陽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旭寧的一次會面。當時,精于勸捐的涂猛二話不說,只是給王旭寧提供了一組山區貧困學生簡陋午餐的照片。這讓曾在山東貧困山區上過學的王旭寧感慨萬千,王旭寧當即決定捐款5000萬元,用10年時間,為中國中西部貧困地區的學校建設1000個“九陽希望廚房”。
                  馬山縣轄11個鄉鎮(2個瑤族鄉),總面積為2345平方公里,人口卻只有54萬。
                汽車在馬山縣的群山中爬行,即便是過了兩個小時,車窗外的景物都沒有明顯變化,沿途所見的寥寥路人,也都是中老年人。
                2月21日早上6時,12歲的李麗梅從床上爬起來,叫醒比她小4歲的妹妹李麗麗,天還沒有亮,65歲的奶奶也剛剛醒來。
                李氏姐妹的家距離馬山縣白山鎮的玉業小學只有兩公里。雖然上課的時間是早上8時,但麗梅每天起床要給妹妹和奶奶熬玉米粥。
                麗梅的奶奶說,姐妹倆的父母在外地挖煤,孩子的爸爸前陣子在煤窯里失去了一根手指,現在當地醫院治療。“我的老伴51歲就去世了,現在我都已經65了。”她沒有向記者透露孩子們是否知道爸爸受傷的事。
                麗梅的眼神總有一股不顯山露水的憂愁。然而,她還是很愛笑,尤其提到她最愛吃的“零食”辣椒,她會興奮地說“太香了”。
                盡管奶奶每個月只收到兒子兒媳寄來的300元錢,但在這間有50年歷史的土木建筑里,相依為命的三口人并不覺得日子有多艱難。在麗梅的觀念里,5角錢是大錢,因為她一個星期只能得到一張。
                據統計,這樣的孩子在中國超過千萬。教育部2010年統計公報顯示,中國義務教育階段的農村學生已經超過7000萬人,其中3000多萬的寄宿制學生有75%集中在中西部貧困地區。自2011年秋季,中國中央政府每年撥款160億,全國680個縣市,約2600萬在校學生可望享受到均衡的飲食。
                盡管如此,涂猛認為缺口還有200億。
                2011年初,由鄧飛等500名記者聯合中國社會福利基金會發起“免費午餐”的公益行動,倡議每天捐贈3元為貧困地區學生提供免費午餐。自2011年4月2日正式啟動以來,目前已經為全國163所小學、35000余小學生每日提供一頓免費午餐。
                隨著午餐問題得到緩解,有關營養失衡的問題卻逐漸成為新的關注焦點。
                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向記者擔憂地表示,營養不良導致的智力發展障礙、勞動能力喪失、免疫力下降以及各種疾病,造成的直接經濟損失可占發展中國家國民生產總值的3%-5%。
                因此,他曾經建議,以日本、印度學生營養餐制度中的辦法為參考,可以對農村學生的營養進行干預。“初期可以經濟指標(每人每天3元錢)來衡量,便于政策的快速推廣和復制;在試點穩定以后,按照每日人體(青少年成長)所需的基本營養指標來制訂標準,比如大卡。” 
              e体育